侯莫與李摯率一支羌騎旅及一支馬步兵,協同北進,往敵軍于秦州南部所設的大丘寨而去。

    羌騎旅三千精銳,馬步兵僅有一千五百人,作為前鋒兵馬先行,往平夏羌騎左前翼的駐營大丘寨席卷而去。

    平夏部羌騎擅騎戰,不擅筑寨守城,在秦州南部丘山之間所筑的大丘寨也甚是簡陋。

    而為騎兵出動及飲水方便,大丘寨位于一道溪澗的南側,寨前一大片坡地,地勢開闊——營寨狹小,大批集結過來的騎兵,相當多的人馬都是在寨子外扎下營帳休整。

    隴右軍步騎縱馬趕來,駐守大丘寨以及附近幾座簡易防寨的平夏部騎兵也悍然出動。

    黑壓壓的騎兵在冰雪覆蓋的一座石山山腳前排兵布陣,仿佛數股涇渭分布的洪流,蓄著勢,隨時就要洶涌沖擊出來。

    雙方斥候游哨在草地、溪谷間,已經拿起長弓強弩游弋著對射。

    李摯率馬步兵,在距離大丘寨六七里處停了下來,身穿重甲的步卒下馬之后,在斜向大丘寨的一座溪谷里結成五個錐形沖鋒陣形,往前逼迫。

    侯莫率三千青黑色鎧甲的羌騎,分為五隊游弋于側翼的低山坡谷間。

    敵騎這時候也悍然出動,一隊隊騎兵左右拉開的鋒線,仿佛洪流漫過廣及三四里的坡谷。

    敵騎如此布陣,是想以占優勢的騎兵規模,直接將隴右軍前鋒兵馬包圍起來,然后借助地形,不斷的發動沖擊,直至將在這支先行的隴右軍撕成碎片。

    只是敵軍主將顯然高估了己方的作戰意志。

    侯莫僅在百余扈騎的簇擁下,與李摯一起,位居重甲沖鋒步陣的中心位置,將旗變換,兩翼的騎兵迅速往側后翼散開。

    既定的戰術很簡單,就要先盡一切可能避免雙方騎兵陷入混戰。

    面對傾巢而出的敵騎,兩翼的騎兵沿著坡谷、山嵴往側后翼收縮,主動將中間的重甲步陣暴露出來,以大盾重弩,迎擊敵騎的沖擊。

    等到居中的重甲步騎像磐石一般,遏制住敵騎像洪流一般的凌厲攻勢,兩翼的騎兵再從側翼殺上來。

    這時候將敵騎纏粘得越久,重甲步陣的重弩才能更淋漓盡致的發揮出應有的作用來。

    隴山以西,說是地勢平闊,但這里位于黃土高原的邊緣,與隴山、岷山的支脈余脈山嶺交錯,山地地形非常的明顯。

    不走千百年所修的古驛道——古驛道事前也被敵軍破壞得厲害——戰車以及笨重的簧臂式床子弩、蝎子弩,根本無法拖入溝壑交錯的淺溝低谷之中作戰。

    重甲步卒想要在溝壑交錯的地域前行,不借助軍馬,一天翻山越谷,累得人仰馬翻,能走二三十里的直線路程都相當困難。

    這一地域,通常說來是騎兵縱橫的天下,精為騎射的羌族武勇,駕馭優良的戰馬,在坡谷嶺嵴間迂回穿插,速度極快,來去如風。

    隴右軍也不會跟敵騎在溝壑山谷間糾纏,步卒乘馬、騎兵相護,直奔其城寨列陣;敵軍若戰則大盾重弩伺候,不戰則進逼城寨之前,同樣是大盾重弩伺候。

    重甲步卒所裝備的重弩,也是李摯、侯莫等將賴以獲勝的利器。

    重甲步卒所裝備的重弩,已經不能叫臂張弩了,由于弩臂太強,精壯武卒甚至用腳踏開弩都相當費力,主要利用齒輪絞盤開弩,射擊速度要比傳統的臂張弩慢一截。

    臂張弩的重量也相當喜人,重逾三十斤,再精壯的武卒,也很難一邊執繩馭馬一邊單手舉弩精準的射擊敵人;而開弩填箭,也要比騎兵所裝備的輕弩復雜、繁瑣。

    然而步卒重弩,威力之強足能射穿二百步外的環鎖甲,這一優勢足以彌補它身上的諸多缺點。

    刀盾兵持大盾護衛側前,重弩從大盾的縫隙間,露出鋒利的破甲箭簇,窺射敵騎殺來,便迎頭痛射,密集的弩箭攢射,總能將十數人馬射倒在地。

    敵騎試圖趁重弩射擊的間隙,蜂擁而上沖擊盾陣,兩翼的騎兵則勇猛的殺上來,從側翼遲滯其進攻的速度,輕減盾陣所承受的壓力,給重弩開弦填箭爭取更多的時間。

    而敵騎即便不畏傷亡,沖入重甲步卒的陣列,即便騎在馬背上,有著居高臨下的優勢,他們所揮舞的戰刀,卻很難劈開重盾堅甲的保護,重創隴右軍的步卒,他們又僅有革甲護身,面對長矛橫刀的重鋒劈砍,卻是傷亡慘重。

    幾個回合接觸下來,敵騎見占不到什么便宜,但往兩翼散開,不敢再糾纏作戰,侯莫、李摯則指揮步騎協同往大丘寨逼近。

    在相對開闊的谷地,隴右軍在騎兵規模上不占優勢,很難對如此規模的敵騎打殲滅戰,但隴右軍的戰役意圖很直截明了。

    就要先攻陷平夏部羌騎在渭河以南的一座座城寨,迫使他們在渭河以南的高原、丘山之間,失去立足之地,不得不從渭河以南的山谷地退出去。

    只要隴右軍能奪下秦州南部地區,逼迫渭水河畔,也就能從西翼封堵住王孝先所部沿渭水河谷逃往隴山以西高原地區的通道,完成既定的作戰任務。

    除了偶爾殺得血性大起的平夏部騎將外,大多數平夏部的騎兵將領打得都相當保守,通常都是糾纏一番,見無機可趁,便集結兵馬后撤,也沒有誰想著退守簡陋的城寨。

    而那些殺得氣血上頭的羌將,在隴右軍的盾陣弩陣以及步騎協同戰術面前,則是被殺得頭破血流,最后看左右沒有援兵上來血戰,也不得不帶著殘兵敗將撤走。

    從隴右軍這兩年所筑的羊圈梁寨到秦州州治上邽(天水)也就一百余里,但逐一掃蕩秦州南部的敵寨,逼迫敵軍北撤,兼之古驛道被敵軍破壞嚴重,大軍一路或翻越溝壑、或修道架橋,敵騎還不時會守在溪溝大澗的對岸峙守、威懾,也是到三月上旬兩萬步騎才推進到上邽城下。

    夏商之時,渭水上游兩岸的土地就屬雍州,秦朝贏氏先祖為周王室養馬有功,受封于渭水以北、隴山西麓的秦池,也是秦州最早見于史籍的地名;之后秦地南擴,于渭河上游置邽、翼二縣,也是有史以為最早設置的兩個縣級建置。

    邽縣即今日的秦州州治所在上邽縣,漢武帝時置天水郡,到北魏年間易郡改州,始置秦州,并延用至今;作為州治所在,上邽與天水兩個縣名則混用至今。

    李知誥執鞭渭河南岸,往北眺望。

    秦州以渭水為界,地形分異鮮明,以南多山地,以北則是厚重起伏的黃土丘陵,而渭水中上游的河谷地區則有渭河及支流攜帶沉積下來的肥沃土壤。

    秦州河谷地區久經戰亂,但即便到這時,猶繁衍孕育逾十萬擅長農耕的漢民,可見其富庶。

    然而河谷地區再富庶肥沃,李元壽最終還是沒敢為了這塊恩賜肉,將平夏部三世積累下來的家底拿出來拼一把,趕在隴右軍抵達之前,率上萬羌騎放棄上邽,渡渭河往北面的黃土高原縱深處撤去。

    之前,梁軍并沒有從東翼集結大軍攻入雍州腹地的情況下,王孝先及麾下將吏,對形勢還抱有一絲樂觀的看法,以為熬過兩年,蒙軍恢復元氣之后,最終能從梁軍手里奪回汾水河谷,將梁軍從襄山、王屋山以北逐出;同時王孝先性情孤戾,內心驕傲,不愿做出不戰而逃、屈事羌胡的事情來。

    此時柴建、周通、郝子俠等人已率穿越秦嶺,逼近鳳翔南部地區,王孝先既然不愿放棄鳳翔,西逃屈從李元壽,也無力分兵來守上邽,只能眼睜睜看著李元壽率平夏部羌騎北撤,隴山以西、渭水南北的上邽等城,兵不血刃的落入隴右軍的手里。

    王孝先此時將兵馬收縮到夾于隴山與秦嶺之間街泉,希望借這里的險要地形,擋住隴右軍沿渭水東進鳳翔的門戶……

    …………

    …………

    西漢于太行山以南、王屋山以東、禹河以北置河內郡,魏隋改郡為州,河內郡分屬孟、懷、衛三州,轄十九縣;前朝覆滅以來,也是梁晉兩雄爭奪最為激烈的戰場之一,不知道埋葬多少將卒的尸骨,每年春暮便草長鶯飛,格外的肥美。

    蒙兀南侵以來,盡得晉地,河內三州也蒙兀所屬,其中以孟州南窺梁汴、東鎖河洛,又當頭鎮守軹關、太行兩陘,形勢最為重要。

    自太和元年以來,孟州城幾經修繕,城堅池深,城寨連垣、溝濠相接,同時又從河朔、澤潞強征未婚或寡居婦女與蜀兵婚配、屯田耕作以實軍戶,因此在久經戰亂的世道,孟州猶轄有軍民逾三十萬之眾。

    城廂駐軍及民戶擁有八九萬口人的孟州城,城內又逾二十年沒有直接經歷戰火的摧殘,在當世也算是罕有的繁華。

    姚惜水坐于槐下,看樹梢頭抽出新芽,綴上點點青綠,輕撫身前的琴弦,叮叮咚咚不成調,這時候院子傳來兵甲簇動的聲響。

    她壓不住驚悸的抬起頭,視野卻為厚重的院墻所阻,也不知道僅僅是院外圍困他們的兵馬在換防,又或者說是趙孟吉重新想起他們來了。

    這時候周元走進院子里來,也不知道他想說什么,卻只是跺了跺腳,又縮著身子回到他所居的廂院里。

    姚惜水也沒有出聲招呼他。

    好不容易在孟州重建的晚紅樓再次被連根拔起,這幾年新募絕大部分的弟子,或直接被遣散,或編入軍中充當苦役,而以呂輕俠、周元、姚惜水為首、三十多核心人員以及周元的家小,都被趙孟吉派人囚禁在這座五進三跨的院子里。

    此時已經過去整整有一個月了。

    這一個月來,趙孟吉沒有露過一次面,也沒有直接將他們拘捕關入牢中,除了每日著人送來食物、清水之外,他們便與世隔絕。

    宅院前后以及側門也都被人從外圍堵死,食物僅僅是從側墻打開一道洞|眼里送進來。

    他們現在既不清楚趙孟吉是否已經鐵了心徹底投靠梁國,也不清楚太原知道趙孟吉的異常后,有沒有從太原、澤潞、河朔等地調遣兵馬過來鎮壓。

    一陣雜亂的響聲傳進來,像是有人在清理堵在院門前的障礙物。

    大概是聽到院子外的動靜,年逾六旬便滿頭銀絲的呂輕俠這時候經人攙扶,從室內走出來,站在檐下,盯著檀木院門。

    片晌后,院門悠然打開,兩隊兵卒魚貫而入,將周元等人也都一起押入這院子里來——十數身穿黑色短窄服衫的漢子走將進來,在一名削瘦漢子指揮,拿出鎖銬將呂輕俠、周元、姚惜水等人的手腳一一銬鎖起來。

    呂輕俠盯著為首的那名削瘦漢子,問道:“你來自洛陽?”

    姚惜水這十數黑衣人,不像是趙孟吉身邊的嫡系,而束縛她們手腳的鎖銬,精巧之極,顯然也不像是洛陽之外的造物。

    “大梁參謀府北面司同知事張士民見過呂宮使、周侍郎。君上特請諸位到洛陽一敘前情,為防止旅途生變,還要先委屈請位了。”削瘦漢子拱手笑道。

    “趙孟吉既然都認定天下要盡歸于大梁了,為何都將我們交給韓謙了,也不敢見我們一面?難不成這幾年唇齒相依,一點交情都沒有了?”呂輕俠沒有掙扎,只是努力轉動手腕,叫鎖銬不至于硌著她枯瘦的腕骨,平靜的問道。

    “不知道呂宮使要跟我談什么交情?”趙孟吉身穿素袍,在安吉祥、顧明府等人的陪同下,走入院中,冷聲問道,“要不是趙某心存幾分警惕,性命早就被呂宮使奪走,這時候還要談什么交情?”

    安吉祥與張士民等人見過面后,上元節過后找到機會就與趙孟吉說起招撫之事,但趙孟吉當時還是置之不理,甚至還下令將安吉祥囚禁起來。

    趙孟吉雖然也曾是蜀軍鎮戍梁州、殺伐果斷的蜀軍大將,但這些年來帶著數萬蜀兵坎坷周轉、吃盡苦頭,已沒有早年的果決。

    軹關陘一役之后,他當然不希望跟蒙軍綁在一棵樹吊死,但軹關陘一役的勝負多多少少還帶有一些偶然性,梁國四周皆敵,并不見得能奪得最后的勝利,趙孟吉更多還是想著在這世道多保存一些實力,不用急著那么快做選擇。

    最終促使他決定軟禁呂輕俠、周元等人的,先是得到消息確認韓謙不惜舍近求遠,令上萬精銳騎兵遠赴隴右作戰。

    從這里他看得出韓謙的目光遠大以及絕對的自信,換作別人或許寧可放王孝先西逃去隴右跟李元壽合流,也會先確保奪下關中。

    第二件事就是趙孟吉下令將安吉祥囚禁起來,但沒有直接將安吉祥斬首,或押往太后受審,呂輕俠認定趙孟吉還是有附梁之意,二月初曾派出刺客潛入刺史府衙,欲殺趙孟吉奪其兵權。

    然而呂輕俠等人的行蹤,甚至極在趙孟吉身邊所收買的人,皆在秘司潛伏人員的監視之下,得到顧明府及時報信,趙孟吉設下圈套,抓住刺客,之后還從呂輕俠身邊搜出烏素大石早在年前就交給她從權處置他性命的秘旨。

    甚至他以為臂膀的兩名部將,特別是其中一人還是貼身侍衛他的牙軍都虞候,也早就被呂輕俠收買。

    到這一刻,趙孟吉才沒有選擇,放出安吉祥,在參謀府秘司人員的協助下,清除軍中異己,軟禁呂輕俠、周元等人。

    趙孟吉及孟州守軍的異常,想要徹底瞞過近在咫尺的汴梁及澤潞守軍,是不可能的,但之所以沒有直接改旗易幟,說到底也是料定烏素大石也好、朱讓也好,他們絕不愿看到王孝先不戰而逃。

    只要他們還希望王孝先留在鳳翔,與王元逵共守渭河兩岸,那他們就不會主動先王孝先泄漏趙孟吉及孟州守軍已經歸附洛陽的消息。

    出于這樣的理由,趙孟吉才沒有直接改旗易幟。

    而此時李知誥、馮宣已率部占領渭水中游的天水等城,從隴山西麓堵住王孝先西逃的通道,也就到了趙孟吉正式改旗易幟的時機了。

    呂輕俠等人被押出軟禁的院子,十數輛馬車停在大街之前,抬頭看了看不遠處一桿大蠹從刺史府衙前廷院子里挑出來,上有隸書“梁”字,然而再看簇擁在馬車周圍的軍將雖然還沒有換上梁軍的兵服,但秩序井然,沒有所想象中的惶亂,可見趙孟吉手下的將吏,已經接受了投附梁軍這一事實。

    被押進馬車,車窗并沒有刻意的封閉起來,呂輕俠他們沿路還能眺望車窗外的情形。

    除了一部分潛伏人員外,洛陽另外還會遣派一批人員過來,負責孟州的接收及融合事宜,張士民、安吉祥則負責押送呂輕俠、周元、姚惜水等人前往洛陽——兩艘懸掛洛陽|水軍戰旗的官船,早已經在南關河碼頭等候。

    …………

    …………

    黃昏時從孟州溯流而上,當夜天晴,星空當空,適宜夜航,連夜駛入伊洛河,折往西南,一路直到洛陽北城伊闕門水關碼頭時,已經次日日頭西斜才停船靠岸。

    晚紅樓其他人員及周元的家小都被押往監察府大獄途中,呂輕俠、姚惜水、周元三人,則被韓謙派到碼頭前等候的官員,直接押往上陽苑。

    這幾年洛水南岸的洛陽城已經完成修繕,差不多恢復河朔驚變之前的模樣。

    雖說作為新的國都所在,但新發展的工礦匠坊等業主要集中于洛陽南部,沿伊水、洛水兩岸分布。

    目前洛陽城中主要還是將臣官吏、駐軍及家小居住,在關中、河淮、太原、澤潞等地都沒有收復,河洛居天下中樞的地理優勢自然還遠沒有體現出來,商旅不多,城中居民不多,也就沒有想象中那么繁盛熱鬧,給人一種不過爾爾的假象。

    作為韓謙日常處置軍政事務以及寢居的上陽苑,也相當簡陋。

    車馬直接抵達凌云閣前,呂輕俠、周元、姚惜水被帶下馬車,這時候十數將慮從凌云閣走出,似乎都清楚他們三人的身份,經過時打量了他們數番,也沒有人上前來跟他們搭話,就相繼離開。

    奚荏走到殿階前,招手讓殷鵬將呂輕俠、周元、姚惜水帶進殿,也示意招撫趙孟吉有功的張士民、安吉祥進殿。

    凌云閣西壁換上透著淺綠色光澤的玻璃窗,這時候夕陽照入大殿,大殿之內顯得極為明亮。

    韓謙身穿朱紅蟒袍坐在御案之后,此時已經三十八歲的他,唇上留有濃密的短髭,堅毅神色間透漏著身為一國之主的亭淵氣度。

    馮繚、韓道銘、陳景舟、云樸子等人坐在兩列,都可以說是呂輕俠、周元、姚惜水他們的故人。

    “二十載崢嶸歲月,彈指一揮間,韓謙都未曾想能在此時此地再見呂夫人、周大人、姚姑娘呢……”韓謙放下手頭正翻閱的奏疏,看呂輕俠、周元皆兩鬢霜華,容色盛極一時的姚惜水,此時眼角間都難免生有數道細密的魚尾紋,頗有感慨的說道。

    “事已至此,還有什么好說的,”呂輕俠努力的整理起皺的衣襟,叫自己看得體面些,說道,“你既然還對楚廷稱臣納貢,特別是在這當下,你還要繼續迷惑楚廷,無非是要將我等送往金陵受審示之以弱;以你今日身為人主的地位,也沒有必要特意奚落我們這幾個手下敗將吧?”

    “呂夫人卻頗有自知之明啊,但二十年前的點點滴滴,我此時都還在歷歷在目,又怎么舍得不一敘舊情,就將你們這樣押往金陵去受審呢?”

    韓謙哂然而笑,俄而肅然盯著呂輕俠,問道,

    “前朝覆滅三十二載,天下四分五裂,不知道多少生民妻離子散、遺尸荒野。呂夫人前二十多年潛伏宮禁之中,或許看不到天下有多分饑色,但被逐出金陵之后,這六七年輾轉零落,有如喪家之犬,心里還有幾分為報前仇、不惜攪亂天下的執念?”

    “今日你大權在柄,什么話自然皆由你說。”呂輕俠說道。

    韓謙看向周元、姚惜水,見他們都低著頭,對自己視而不見,哂然笑道:“看來你還真是死不悔改啊,那就在我大梁吃幾天牢飯,再動身吧……”

    韓謙揮了揮手,著張士民直接將他們押送去監察府大獄關押起來,又給安吉祥賜座。

    安吉祥、陳如意皆是張平帶出來的弟子,陳如意甘為呂輕俠驅使、最終卻因為呂輕俠掩蓋刺殺真相而被殺死,卻也可以說是罪有應得,安吉祥受裹挾逃出金陵,之后又一起被驅出梁州,雖然跟隨呂輕俠、周元他們投附蒙兀人,還在孟州任吏,但更多是身不由已、隨波逐流。

    這幾年安吉祥在孟州,也并沒有跟呂輕俠、周元他們勾結到一起,而是在孟州撞一天和尚念一天鐘,也許是這樣的世道叫他心生頹念、不再功名利欲熏心,又或者說他心里多多少少還念著張平以及延佑帝楊元溥待他的恩義。

    韓謙詢問過孟州地此時的情形,又問起他今后的打算,愿不愿意留在洛陽任吏。

    “這幾年寓居孟州,卻是認得幾個酒肉朋友,閑時飲酒賞文,也甚能打發時光,懇請君上恩許吉祥就留在孟州安渡余生。”安吉祥請求道。

    “你比我還小一歲,此時就想著安渡余生之事,未免太早了,”韓謙笑道,“你想回孟州也行,那邊總是要派官員安頓民生之事,讓馮繚給你安排一個悠閑的差遣……”

    “謝君上。”安吉祥行過禮,便先告退。

    安吉祥在洛陽沒有居所,也無意在洛陽置辦居所,韓謙讓殷鵬先安排他住去都亭驛,待馮繚閑下來后著史司安排合適的差遣,再叫安吉祥回孟州。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楚臣》之 第七百五十五章 關中(二)是作者更俗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楚臣》之 第七百五十五章 關中(二)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楚臣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更俗寫的《楚臣》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楚臣》之 第七百五十五章 關中(二)是作者更俗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楚臣》之 第七百五十五章 關中(二)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楚臣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更俗寫的《楚臣》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楚臣最新章節- 楚臣全文閱讀- 楚臣txt下載- 楚臣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七百五十五章 關中(二)】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楚臣】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楚臣》書迷評論

  • 鬼嫁:陰夫難纏最新章節

        什么叫做悲哀?我本人就是一個大寫的悲哀!突發奇想去荷塘采蓮而已,誰知道采了一個男鬼回家!出門撞鬼,吃飯撞鬼,干啥都能遇到鬼!睡夢中身子被奪,本以為只是黃粱一夢,可是肚子卻一天一天的大了起來……“趕緊把你的鬼兒子從我肚子里拿走,不然我瘋起來可是連我自己都打的啊!”“你確定下得去手?”“娘親,你不喜歡寶寶是嗎?嚶嚶嚶……”“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孽了啊!”

  • 老子是傻子最新章節

        作為傻子和婊子的兒子,別人都叫我傻雜種,哪怕如此,我也從不低頭。

  • 至尊天瞳最新章節

        最脆弱不堪的眼睛在天瞳大陸上卻成了最強有力的武器。精彩紛呈的瞳術,變化莫測的瞳符,將給這個世界帶來和平還是毀滅陽輝出生廢柴,但是突然變強到底是機緣巧合還是有人幕后操縱?天地為棋,究竟誰是棋子,風卷云涌,且看至尊天瞳!

  • 萬古神帝最新章節

        八百年前,明帝之子張若塵,被他的未婚妻池瑤公主殺死,一代天驕,就此隕落。
        八百年后,張若塵重新活了過來,卻現曾經殺死他的未婚妻, 已經統一昆侖界,開辟出第一中央帝國,號稱“池瑤女皇”。
        池瑤女皇——統御天下,威臨八方;青春永駐,不死不滅。
        張若塵站在諸皇祠堂外,望著池瑤女皇的神像,心中燃燒起熊熊的仇恨烈焰,“待我重修十三年,敢叫女皇下黃泉”。
        </p>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萬古神帝》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p>

  • 穿越時空之絕世魔劍最新章節

        &#;&#;一次意外車禍,陳夢芊,沈踏雪,楚鈺諾三人離奇穿越。夢里的那個陰狠毒辣的連家堡堡主連皓楓,真的就是沈踏雪前世今生躲不掉的孽緣么?楚鈺諾竟將往事忘的一干二凈,化身為幽海真人的關門弟子,持劍凌淵闖三界,陳夢芊欲哭無淚,難道還要再追他一次?
        &#;&#;冥赤,凌淵兩柄上古魔劍掀起一場怎樣的腥風血雨?得冥赤凌淵劍者得三界,蘇慶瑤的陰險狡詐,連皓楓的心狠手辣,誰才是最后的贏家。他們的愛恨情仇該如何收場?
        &#;&#;歡迎大家的閱讀,如果有喜歡本作品的讀者們可以加《穿越時空之絕世魔劍》作品討論群,群號碼:

  • 史上第一大掌柜最新章節

        這是一間神奇的客棧……“恭喜您,獲得大神客棧系統!”“大神客棧,正式營業!”“恭喜掌柜獲得令狐沖的專屬點贊,獲得令狐沖所學內功心法《易筋經》!”“恭喜掌柜獲得洪七公的專屬點贊,獲得洪七公所學武功《降龍十八掌》!”“恭喜掌柜獲得孫悟空的專屬點贊,獲得筋斗云技能!”……這是一間開在影視劇世界的神奇客棧!客棧普群:5883939o8客棧V群:524594o34js330

  • 山野鬼談最新章節

        成了精的黃皮子化身為人,迷惑村中男子,妖氣沖天。半夜在河邊洗頭的女人,哭聲在村中回蕩纏綿,不知是人是鬼?身上長出蛇皮的捕蛇人,半人半獸,是詛咒還是妖邪作祟?死了三天的老太突然半夜詐尸,化身貍貓,翻墻越脊,形如鬼魅……山野之間,總是有太多不為人知的邪乎事兒,很多就發生在你身邊,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 抗戰之還我河山最新章節

        一寸山河一寸血,面對國破家亡,穿越回1932淞滬戰場上的共和國利刃率領著一隊殘兵用犧牲綻放出璀璨的光芒,不為榮華富貴,不為青史留名,他只是用鮮血和犧牲告訴侵略者,當東方巨龍睜開雙眸怒吼的時候,整個世界都會為之戰栗。

  • 穿越之我要當寵妃最新章節

        我前世本是一名在校大學生,卻因不小心被雷劈了一下,一朝穿越成功,搖身一變成為天朝國林丞相之女林小雅。  從此,我生活在那金碧輝煌的皇宮里,我天天裝病不侍寢,一邊嗑著瓜子興致勃勃地看著那些人爭奇斗艷,一邊思索著怎么穿回去。  忽的有一日醒來,我腦中竟組裝出一整副宮斗系統,本來不甚在意,想將他拋棄。  他忽的告訴我,只要系統升級成功,我成了大boss,他就能送到現代。

  • 盛世驚凰:殿主的絕世寵妃最新章節

        殺手之王穿成背負廢柴傻子之名的世家嫡女,她如鳳凰涅槃,震撼世人。神器隨手撿,神獸接踵來。煉丹,別人一爐一顆她一鍋;煉器,別人一把兩月她半天。馴獸,她有神獸壓陣;比武,那更好,姐又能動筋骨了。惡毒女挑釁、白蓮花陷害、花美男追求、心機男算計,看姐怎么見招拆招,輕松應對!咦,隨手撿的小屁孩怎么長大了?紅衣時邪魅入骨,白衣時淡漠出塵。可是,好好的美男子,怎的一見她就賣萌耍乖信手拈來了呢?“哎哎哎,小屁孩你干什么,我是你姐,你卻想泡我?”“什么姐,本殿可從沒承認過,娘子,春宵苦短,還是快快睡覺吧。”

  • 絕品風水師最新章節

        青囊經再現,一代風水陰陽大師的傳承,落在了這個少年身上,讓他顯得更加崢嶸不凡,從此修行風水奇術,納太歲靈體為伴,居白龍守護福地,悟天人合一提升修為,從泥水漿工頭,化身為風光無限,獨領潮頭的偉大風水奇師,再現此派盛名!

  • 重生之武魂至尊最新章節

        天門篆刻真言:代天罰,靈界之人永久不得飛升荒界!號稱三千年來最為驚才絕艷的炎火至尊同樣無法掙脫天門桎梏,在雷劫下黯然隕落。所幸,他重回千年之前。那一年,他只有十五歲。那一年,他還只是下三天凡人界江府仆役。這一世,他要腳踏實地,以最完美的修行之路重臨至尊之境。這一世,他誓要入荒界問上一問:“你們有何資格斷我靈界武者修行之路?”

  • 都市神級教師最新章節

        起死回生玉面生,斬殺千人血修羅,雙料戰神,那是我爸!什么天門,武門,死神聯盟,我的眼里只有偉大的教育事業,女校長,女校醫,女校花……衣冠未必禽獸,風流卻不下流,我名葉浪,劃船不用槳,一生全靠浪,一名偉大的神級教師!夢里戰天:新書發布,請大家多多支持!神級-《天盟》粉絲群:635047642

  • 我的胃部變異了最新章節

        一桶魚子醬,一頭和牛,十斤白松露,五斤鵝肝,十瓶二鍋頭……  這是主角一天的飯量,  500個俯臥撐,100個引體向上,十公里負重跑,兩次巫山云雨……  這是主角一天的運動量,  一場武林風,兩場昆侖決……  這是主角一天的工作量。

  • 美艷總裁的貼身司機最新章節

        全球最恐怖的死亡收割機,重回都市!原本只想平凡一生,卻不想成為火辣總裁的貼身司機!

  • 我老婆的秘密最新章節

        錢難掙,屎難吃,王八好當,氣難受。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鐵漢,還沒等步入婚姻殿堂,就被送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都是權力惹的禍。是可忍孰不可忍。吳昊毅然選擇了轉業,找出那個男人。官場如戰場。雖然沒有刀光劍影的殺戮,但看似平坦的官路,實則步步殺機,陷阱遍布。美人計、反間計、無中生有計,這個家伙,卻照樣混的風生水起。他終于體會到了旖旎柔情,理解女人官場的不易,理解未婚妻的無可奈何。退一步,海闊天空,不愁更上一層樓;進一步,揮刀斬亂,掀起的驚濤駭浪,讓原本心愛之人,掉進萬劫不復的深淵!命運又一次把吳昊送到了十字路口。QQ;416252937,歡迎探討!

  • 超品醫仙最新章節

        意外被醫仙神識寄宿,陳正本以為從此可以屌絲逆襲,迎娶白富美,沒想到這死老頭兒坑死人不償命……
        開學軍訓第一天就揍了教官,該怎么辦?在線等……

  • 飛越泡沫時代最新章節

        1985年,    小貓俱樂部成為社會現象,極大沖擊了傳統偶像行業;    原宿的步行者天國,喜愛搖滾的業余樂隊在此路演,隨后到來的樂隊潮就從這里醞釀。    松田圣子在事業如日中天之際下嫁神田正輝;    THE CHECKERS(方格子)和中森明菜各自霸占著男女偶像的頂點;    還是無名之輩的小室哲哉,正等待著與渡邊美里的相遇。    這一年,廣場協議簽訂。    泡沫吹起,一個販賣一切能賣的東西的時代即將到來。    一個黃金時代即將到來。

    本章內容提要:
    ...    侯莫與李摯率一支羌騎旅及一支馬步兵,協同北進,往敵軍于秦州南部所設的大丘寨而去。     羌騎旅三千精銳,馬步兵僅有一千五百人,作為前鋒兵馬先行,往平夏羌騎左前翼的駐營大丘寨席卷而去。     平夏部羌騎擅騎戰,不擅筑寨守城,在秦州南部丘山之間所筑的大丘寨也甚是簡陋。     而為騎兵出動及飲水方便,大丘寨位于一道......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全网最早36码网址